南安lumo

p3草图 难得画的孩子这么温柔


【南安励志毕业前把大头摸的出神入化】

墨白 独立小桥段

这次是攻!!姓步名鸠!!

步鸠季且期 cp名叫什么好呢嘎嘎

啾唧如何

哈哈哈哈哈哈哈



鬼林之事后,步鸠被送回了家。
当然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只不过双亲已经不在了。
鬼林里发生的一切他只有一星半点的记忆,倘若是有一点碎片都是可以拼起来的,可是没有。
他甚至不记得之前的七八年在皇宫里干了什么,端茶倒水?清扫宫闱?记不清了。
再有印象的就是自己准备牌位前的贡品的时候不知为何多准备了一份。
为谁准备的?他姓甚名谁?相貌如何?
为什么自己知道是他?
为什么心里总觉得缺了一块?
无解。
至于几年后他行走江湖行侠仗义不慎被小人所害那身白衣挥剑救下了他,他看着对方脸上盖住双眼的重重白纱,他都只是觉得似曾相识。
是不是在生命中过去的好几年,身边都有这样一身白衣都有这样一个眼蒙白纱的人。
“在下步鸠,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白衣少年剑术高超,他认得他的剑法,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他,只凭着白衣身上挥之不去的药香似乎勾起诸多纷繁复杂的往事。他撑着剑站起来念出这样老套的语句,脑中仍在努力回想。
“不过......在下是否与阁下相识?”
那白衣剑入鞘欲转身离去,听得他这么一句,身形顿了一下。
他没有转回来。
“如若相识,阁下又怎会不记得。怕是认错了罢。后会有期。”走前却摸出一瓶药扔给了他。
他负着一身伤,攥着陌生人留下的药瓶看着他只身离去的背影发愣,原是想要跟上去的,却停住了。
见过吗?认识吗?贸然跟上未免太鲁莽。
就停了一下,白衣的身影就再也看不见了,步鸠觉得所谓的后会有期,都只是一句敷衍的客套,不会再见了。
谁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直觉呢。

一本几年前就着手在写的小说

原定小说名字是 墨白 现在也没有想好改什么 书名暂时先放一下quq

季且期在一开始的设定里叫洛白 也是当初脑子里有梗的之后草草起的名字 跟小说名字一样随便 人设过一段时间再精修一下扔lofter里 先把闲杂时间写的一些不放进原文的小桥段扔出来过过瘾吧 【不知道要打什么tag就先这样吧】

季且期到整本书结束年方二十三【南安亲儿子】虽然设定和最终的归宿有点惨就是了

下面是个人小桥段 从短小的文字里读出点什么吧


每每深夜,季且期按不下睁眼往外看的渴望摘下白纱,然而每一次都是最先前的漆黑一片再到翻出火柴划亮身边的一小块地方。
人对于光芒的渴望都是相仿的,当然不排除有一些热爱黑暗的人,季且期从来都不是脱离俗套的那个人。
他的喜乐只是因为长时间的不可见而压抑在皮囊之下,往往更盛于常人。
他总是用兴奋得发颤的指尖触碰他喜欢的书案、纸笔、砚台,将他们捧起来细细观赏,仿佛什么不可多得的艺术品。
视觉享受的激动稍微平静一些,提起笔,对照着名家笔画小心模仿。
在殿中侍奉者醒来之前就着暗淡的烛光学习剑法。
如此的生活自小开始,当这种日子结束的时候他仍然习惯性半夜醒来。当坐起来时想起自己完全不需要隐瞒些什么的时候,那声叹息会像从前那样响起,不过叹息中不再带着无奈,多了几分如释重负。
但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从前那段深夜起身的时候,他时不时地站在自己所在的位置回望,时刻提醒着自己,自己得以不用隐瞒的生活是由谁而来,一直心怀感激。甚至真正成为目盲之后,也时常想起,唏嘘不已。

忘羡」小夫妻日常jwj

#情人节就让他们在祠堂把最后一拜拜了闹洞房吧#


魏无羡自然是熟悉莲花坞的,虽然温氏没落之后莲花坞也大变样。

像小时候一样翻墙而入,蓝忘机跟在他身后入了莲花坞。

「直接去祠堂?」蓝忘机看了一眼翻下墙就站在墙根东张西望的人。

祠堂的方向他是记得的。

「……」魏无羡沉默了一下,随即就觉得刚才自己的想法有点莫名其妙。

「直接去祠堂。」魏无羡冲着蓝忘机笑了笑,「去完祠堂去几个地方就走。」

蓝忘机点点头,跟着魏无羡沿着记忆中的路线一路走。

「师姐,我回来了。」魏无羡严肃了脸,在江厌离的牌位前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头。

蓝忘机没做声,陪着他一起跪了下来。

江叔叔,虞夫人,我带着他来补最后的一拜。

从今往后,就算江澄这小子不认我,我也死赖着算和你们一家人。

毕竟,我从小就在莲花坞长大。

「蓝湛。」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站起来。

魏无羡转向了蓝忘机。

应该没人会进来的吧。

魏无羡有些心虚。

但是还是在蓝忘机面前跪了下来,拜了下去。

蓝忘机怔住了,反应过来魏无羡什么意思就对着魏无羡拜了下去。

「魏婴不才,今后还请蓝湛多多海涵。」

蓝忘机听着魏无羡有点闷的声音晃了神。

他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不需要在意,可是这也是不小的挑战。

蓝氏双璧之一,断袖。

蓝忘机想了一下,用最快的速度在脑中回想从前读过的书,没有哪一行字告诉他应该怎么回答。

「蓝湛魏婴,永结同心患难与共。」

魏无羡接了下去。

他知道蓝忘机一天到晚只看正经书,成亲什么的从来都没想过。

接不上话的蓝忘机还真的少见。

「好。」

蓝忘机就说了一个字,就站了起来。

魏无羡站起来凑到蓝忘机面前。

「蓝湛你不会害羞了吧。」

蓝忘机没有移开视线。

「出去闹。」

蓝忘机抓起魏无羡的手腕就往祠堂外面拖。

「诶!蓝湛你轻点!」

忘羡」小夫妻日常jwj

小孩子努力看看那白袍男子的相貌确认是不是那个常被蓝启仁称赞的得意弟子蓝忘机,看清了真容却是手上一个不稳眼看脑袋就要着地。

魏无羡伸手给小孩子的脑袋当了缓冲,笑眯眯看着小孩子慌张爬起来对着两人恭恭敬敬鞠了个躬,乖巧地不像前面冲着魏无羡龇牙咧嘴的孩子。

「含光君……」

蓝忘机点了点头,魏无羡转头看他。

「含光君你去和蓝启仁说说,让他别这么罚弟子了吧,下次再碰上哪个大人物孩子摔着可不好。」

蓝忘机眨了眨眼,没想到魏无羡会在意这种小事情,蓝启仁一向教条他和魏无羡也不是不知道,当初因为魏无羡改变的惩罚方式延续到了现在,没有人想着要去改变,也没有人想过和蓝启仁那个老头子计较些什么。

姑苏蓝氏的规矩严是出了名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世家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云深不知处接受教育的很多原因之一。

「我想想。」

之后那个小孩还是继续回去倒立抄书了,不知道蓝忘机是怎么做到的,他居然成功说服了蓝启仁把倒立罚抄改了回去,只不过罚抄遍数加倍。

可能很多孩子依旧希望倒立着抄书吧。

那出去玩的一天,魏无羡坐在酒家喝完了一整壶天子笑,本来是想倒一碗给坐在对面吃菜的蓝忘机的,但是想到蓝忘机喝醉之后的样子——

算了算了,我还是安分点。

蓝忘机吃饱就一直坐在那里等着魏无羡喝酒,魏无羡看到了、注意到了,却并不想这种时候考虑他的感受。边吃边侃是魏无羡吃饭的习惯,碰到蓝忘机这堵墙壁也无奈,一个人左看右看硬是把一壶酒灌了下去。

「走?」蓝忘机掏出钱袋递给店小二结账。



「蓝忘机,我想回莲花坞。」魏无羡拉住了蓝忘机的袖子,蓝忘机的脚步停住了。

「可是江澄那小子看到我一定又会把我轰出去。」魏无羡想起上次在祠堂和蓝忘机还差最后一拜心里就痒痒,奈何江家主人就是不让他进祠堂。

「偷偷进去。」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一点点地不开心,伸手指了指莲花坞的方向。

「走!」魏无羡朝蓝忘机吐了吐舌头抬脚就走。

这天下,还没有什么地方是我进不去的。

乱葬岗都成了自己的老窝,还有什么可怕的。

忘羡」小夫妻日常jwj

时至今日,魏无羡仍然没有想起来自己被献舍重生之后是在什么样的情况喜欢上了那样的蓝忘机。

很荒谬。

却不得不承认是事实。

不管是在没有被蓝曦臣点醒记忆之前的各种撩拨,还是表白心意之后小夫妻的生活,可能都是夷陵老祖闻名以来从来没有的陌生情感。

喜欢?

明明自己重生之前万花丛中过不沾染一片花瓣,听到琴音却像是找到了回家的路从乱葬岗脱身一路追寻到了那白衣男人身旁。

「蓝二哥哥~」

「都说了别这么叫。」蓝忘机从书卷中抬起眼看着魏无羡。

「怎么了,不喜欢?」魏无羡坐在蓝忘机对面,嘴里叼着不知道哪里摘来的野花,「蓝二哥哥~」

蓝忘机没有再看他,眼前的人已经在他面前放肆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已经习惯。

只不过不想跟他一起闹。

「我说蓝湛,你最近真不打算出云深不知处了?」魏无羡把蓝忘机面前的砚台挪到自己面前,提起小小的石块在砚台上磨了起来,「整日待在这食不言寝不语的地方是真难受,还要时不时看蓝启仁的脸色,虽然我不在意吧但是看着终归是难受的。」

「所以?」蓝忘机手上没停,继续抄写着姑苏蓝氏的古籍。

「我们溜出去玩吧!」魏无羡右手托着脑袋看着低头写字的人。

「要去?」蓝忘机把抄好的纸放到一边晾着,「去哪?」

「去……」这一问问到了点子上,倘若是漫无目的的乱逛必定耗时耗心思,并不是蓝忘机不愿意陪魏无羡出云深不知处走走玩玩。

「想回莲花坞看看……」魏无羡撇了撇嘴,「但是江澄那小子定不放我进去。」

「还想喝天子笑了。」魏无羡一脸向往,不过想想之前被蓝湛藏起来的天子笑就有点笑不出来。

当时还真的是自作自受啊。

「那明天?」蓝忘机收拾起古籍,起身准备离开。

「好呀好呀!」魏无羡颠颠地跟了上去。


「诶蓝湛蓝湛,你看这里有个被罚的孩子嘿嘿嘿。」魏无羡饶有兴趣地蹲在了那个倒立写字的孩子面前。

与当年被罚的魏无羡差不多岁数的男孩,不是姑苏蓝氏的孩子,撅着嘴一脸不情愿地抄着蓝氏家训。

「你看什么看啦!」小孩凶巴巴地冲了魏无羡一句,本就是满腹牢骚正愁没地方发呢。

「蓝湛你看,他还挺凶哈哈。」魏无羡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蓝忘机。

12.14」格瑞生贺【旧设出没】

“格瑞格瑞格瑞!”
依旧是冒冒失失风风火火的金。
格瑞捧着书瞄了他一眼。
“生日快乐!”金一把抽走格瑞手中的书扑进了格瑞怀里,熟悉的太阳味。
自然地一手搭在金的腰际一手抚上了金的脑袋。
生日?
似乎的确有那么一个东西。
“谢谢。晚上想吃什么?”
“我去买蛋糕!给你买鲜奶油蛋糕!”
金趴在格瑞怀里抬头看着没有什么表情的人。
“好。我煮饭等你回来。”

只剩下了格瑞和鹰喵的家。

“此处应有掌声。”格瑞一拨刘海亮出一抹自信的微笑,“今天的我依旧如此迷人。”
本来看着猫的鹰看到了恢复旧设的格瑞,愣了半秒,张开翅膀象征性地扑愣了两下全作鼓掌。
“很好。”
格瑞摘下了发带去洗了头发。
【旧设格瑞已下线】

在金回来之前,丰盛的晚餐应该可以就位。

给金小使的生贺!!是的南安我回来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南安想写刀子]
「金,生日快乐。」格瑞捧着一束白玫瑰,花开的灿烂。
在下着小雨阿……
出门的时候还没发现。
「格瑞?你也来了。」紫堂看到没有撑伞的格瑞愣了一下,他以为没什么人记得的,这个生日。
「紫堂你这话说的就很难听了啊,我们排名第二的大高手怎么可能不记得他小媳妇的生日呢。」
凯莉依旧坐在她的星月刃上,只不过这次没有了棒棒糖。
格瑞看了她一眼,没有什么想说的,想说的,在之前就已经说过了。

三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站着,没有过多的言语。
「你们先回去吧,我再待一会。」
「行吧,格瑞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格瑞没有回头确认两人是否已经走远,跪了下来。
花束滚落在了不远处,晃了两下,停下了。
「对不起,金。」
如果那天,我没有忘记你对我说过的话。
对不起,我应该放在心上的。

「格瑞!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
「我!最喜欢你了!」
他的瞳色已经隐约泛紫。

不知道是什么症状。

但是如果一方告白另一方不信以为真,当瞳色彻底变成被告白人的瞳色——
死亡。

格瑞还记得他那天翻开金的上眼皮看到已经涣散的紫瞳。

他有多绝望。



金,生日快乐。


我知道生日写刀子会被打死。

瑞金番外10.4」

今天是中秋,本来应该是家人团聚的时候,现在却变成了小情侣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格瑞!今天是中秋啊!”金甩着双手,试图让正在看书的格瑞注意到自己。

格瑞每天都是这样QAQ每天都这么冷淡!他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啊QAQ。

明明说好了是永远的好朋友啊。

真的一脸委屈。

“怎么了,中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啊。”格瑞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看书,过节不如看书。

“我们的家在登格鲁星啊,太遥远了......”金撅了撅嘴,姐姐也不在,不然一起过中秋多好啊,“所以我们要在现在在的地方过中秋啊!”

这是中国的节日啊,所以要好好的过节啊。

中国的节日是真的很多啊,多到让人感觉过不完的感觉,但是金就是喜欢这样的日子,每天和格瑞在一起,每天都能嘻嘻哈哈地过来,不需要担心什么。

“所以,你要怎么过?”格瑞也是知道金的脾气性格也就不和他闹,不就是个节日吗,过就过呗。

“我们去买月饼吧!”金像是得到了批准,笑得灿烂。

“这么晚了去哪买,买什么月饼啊......"

“鲜肉的!”

“哪去买?”

啊......这的确是个问题啊。

“诶......”格瑞叹了口气,拿起了电话。

“是雷德吗?你们家有多的鲜肉月饼吗?”

“略略略你猜啊你猜啊!排行第二的高手居然问我们借月饼哈哈哈哈哈哈诶!祖玛你别打我!”

格瑞脸黑了下来。

“格瑞!来打架啊啊!”

“嘉德罗斯大人请让我接电话......”蒙特祖玛无奈的声音。

“你好格瑞,现在我们身边还有十二个鲜肉月饼,如果你需要的话我现在给你送过去。”

“好的谢谢。”


仿佛是外卖电话......

格瑞可以说是非常的无奈了。


总之两人拿到月饼已经有点晚了,月亮似乎已经不见了。

“格瑞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

“如果姐姐能在就好了......”

就这样过日子,天天都这样也不会觉得腻吧。


白膑邪教」妖精王x原皮 略吸血鬼伯爵邦x妖精王膑(五)

没有多久他们就站在小山头看到了那绵延不断的长城,这是他们的目的地。

“李白哥哥,长城的守护者现在还有谁?”孙膑紧了紧抓住李白衣角。

“木兰、百里兄弟、苏烈、铠,还有……”李白顿了顿。

“还有谁?”孙膑偏了偏头。

“我。”李白无奈的笑笑,自己擅离职守说出来还真的丢脸啊。

“那……如果有一天长城外爆发战争长城需要你,你还会回来吗?”

“当然。”李白看向了远方,“长城,是收留我的地方,我当然不会弃他不管,我一定会回去,只不过不是现在。”

孙膑跟着李白的步伐继续向前走,他记得从前长城守卫军还有一位,只不过不在李白列出来的名单里。

这些,都不重要吧。

对啊,不重要啊,重要的是李白哥哥就在自己的身边并且他们未来的方向已经很明确了。

 

“花花!”李白踏进那个院子就是吼,“我们回来吃饭啦!”

“李白哥!”红色的身影冲向了进门的人。

“好了好了玄策下来吧,李白难得回来你还这么折腾人家。”守约的声音还是如同以前一样好听呐。

“哟李白你还知道回来啊!”花木兰坐在那张桌子前面看着新的消息没有给李白正眼。

“诶呦……花花我进门第一个找的就是你你居然这么冷淡。”李白把玄策从自己的脖子上解下来,“我们的铠哥呢,还有你相好呢?”

“师父出去打兔子了!”玄策在李白面前跳来跳去,“师父把大哥扔在了家里所以大哥还生气呢!”

话音未落一个杯子就砸到了玄策的头上。

“小屁孩谁让你说的!”

“噗。”孙膑忍不住笑出了声,长城守卫军不战斗的时候都是这么可爱的吗。

“puuuu~”

孙膑感觉到身后有人朝自己的脖子吹气,不知道是谁但是下意识地缩了脖子闭上了眼睛。

“高长恭你别欺负小孩子!”花木兰又是一个杯子砸向了看上去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杯子却停在了半空。

“诶呀花花我就想逗逗他嘛……”兰陵王无奈现身,一脸温柔的笑。

“李白这么久没有回来这次回来又带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孩子我怎么忍得住不逗他你说是不是?”

“李白!高长恭!我最后说一次我不叫花花!”花木兰额头青筋暴起,一脸忍无可忍,李白难得回来这么叫她就算了,这兰陵王还跟着一起捣乱!

 “好啦别生气了,吃饭了吃饭了都饿了吧。”守约从弟弟身后端着菜一盘一盘放在了桌子上,拿来了碗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