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lumo

朝凤一时成王永世

“你居然是自愿来吾身边?”白一在翻找书册的时候和洛墨倾闲聊着惊了。
洛墨倾靠在桌案边上笑笑:“对啊,臣可忠诚了。”
“吾……”白一手上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年少总是精力旺盛,两个月下来两人已经结伴跑了不少地方,有个伙伴总是好的。

“你身为白狼,也受了不少目光吧……”
“应该比殿下要好一点。至少,臣不继承王位。”
白一看了他一眼,有些沉重,没有再说话。

“以后你别再在我们两人相处的时候称臣,你我,本是兄弟。无上下之分,哪怕你甘愿追随于我。”
“那……一言为定。”
之后这两兄弟私底下笑的放肆眼中都是彼此关系好的仿佛相识甚久,这也是后话了。

“已是冬天了,我们出去赏梅吧。”
洛墨倾坐在一边擦着剑:“我马上就来,你先去吧。”
白一挑了挑眉,扭头就走。

白梅和红梅相衬,还真是好看。
“怎么不披上貂裘?不冷?”
肩上一沉,柔软熟悉的触感。
“还好吧……习惯了。”
“今后我不会忘。”

你不会忘……

那便这样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