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lumo

忘羡」小夫妻日常jwj

时至今日,魏无羡仍然没有想起来自己被献舍重生之后是在什么样的情况喜欢上了那样的蓝忘机。

很荒谬。

却不得不承认是事实。

不管是在没有被蓝曦臣点醒记忆之前的各种撩拨,还是表白心意之后小夫妻的生活,可能都是夷陵老祖闻名以来从来没有的陌生情感。

喜欢?

明明自己重生之前万花丛中过不沾染一片花瓣,听到琴音却像是找到了回家的路从乱葬岗脱身一路追寻到了那白衣男人身旁。

「蓝二哥哥~」

「都说了别这么叫。」蓝忘机从书卷中抬起眼看着魏无羡。

「怎么了,不喜欢?」魏无羡坐在蓝忘机对面,嘴里叼着不知道哪里摘来的野花,「蓝二哥哥~」

蓝忘机没有再看他,眼前的人已经在他面前放肆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已经习惯。

只不过不想跟他一起闹。

「我说蓝湛,你最近真不打算出云深不知处了?」魏无羡把蓝忘机面前的砚台挪到自己面前,提起小小的石块在砚台上磨了起来,「整日待在这食不言寝不语的地方是真难受,还要时不时看蓝启仁的脸色,虽然我不在意吧但是看着终归是难受的。」

「所以?」蓝忘机手上没停,继续抄写着姑苏蓝氏的古籍。

「我们溜出去玩吧!」魏无羡右手托着脑袋看着低头写字的人。

「要去?」蓝忘机把抄好的纸放到一边晾着,「去哪?」

「去……」这一问问到了点子上,倘若是漫无目的的乱逛必定耗时耗心思,并不是蓝忘机不愿意陪魏无羡出云深不知处走走玩玩。

「想回莲花坞看看……」魏无羡撇了撇嘴,「但是江澄那小子定不放我进去。」

「还想喝天子笑了。」魏无羡一脸向往,不过想想之前被蓝湛藏起来的天子笑就有点笑不出来。

当时还真的是自作自受啊。

「那明天?」蓝忘机收拾起古籍,起身准备离开。

「好呀好呀!」魏无羡颠颠地跟了上去。


「诶蓝湛蓝湛,你看这里有个被罚的孩子嘿嘿嘿。」魏无羡饶有兴趣地蹲在了那个倒立写字的孩子面前。

与当年被罚的魏无羡差不多岁数的男孩,不是姑苏蓝氏的孩子,撅着嘴一脸不情愿地抄着蓝氏家训。

「你看什么看啦!」小孩凶巴巴地冲了魏无羡一句,本就是满腹牢骚正愁没地方发呢。

「蓝湛你看,他还挺凶哈哈。」魏无羡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蓝忘机。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