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lumo

忘羡」小夫妻日常jwj

小孩子努力看看那白袍男子的相貌确认是不是那个常被蓝启仁称赞的得意弟子蓝忘机,看清了真容却是手上一个不稳眼看脑袋就要着地。

魏无羡伸手给小孩子的脑袋当了缓冲,笑眯眯看着小孩子慌张爬起来对着两人恭恭敬敬鞠了个躬,乖巧地不像前面冲着魏无羡龇牙咧嘴的孩子。

「含光君……」

蓝忘机点了点头,魏无羡转头看他。

「含光君你去和蓝启仁说说,让他别这么罚弟子了吧,下次再碰上哪个大人物孩子摔着可不好。」

蓝忘机眨了眨眼,没想到魏无羡会在意这种小事情,蓝启仁一向教条他和魏无羡也不是不知道,当初因为魏无羡改变的惩罚方式延续到了现在,没有人想着要去改变,也没有人想过和蓝启仁那个老头子计较些什么。

姑苏蓝氏的规矩严是出了名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世家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云深不知处接受教育的很多原因之一。

「我想想。」

之后那个小孩还是继续回去倒立抄书了,不知道蓝忘机是怎么做到的,他居然成功说服了蓝启仁把倒立罚抄改了回去,只不过罚抄遍数加倍。

可能很多孩子依旧希望倒立着抄书吧。

那出去玩的一天,魏无羡坐在酒家喝完了一整壶天子笑,本来是想倒一碗给坐在对面吃菜的蓝忘机的,但是想到蓝忘机喝醉之后的样子——

算了算了,我还是安分点。

蓝忘机吃饱就一直坐在那里等着魏无羡喝酒,魏无羡看到了、注意到了,却并不想这种时候考虑他的感受。边吃边侃是魏无羡吃饭的习惯,碰到蓝忘机这堵墙壁也无奈,一个人左看右看硬是把一壶酒灌了下去。

「走?」蓝忘机掏出钱袋递给店小二结账。



「蓝忘机,我想回莲花坞。」魏无羡拉住了蓝忘机的袖子,蓝忘机的脚步停住了。

「可是江澄那小子看到我一定又会把我轰出去。」魏无羡想起上次在祠堂和蓝忘机还差最后一拜心里就痒痒,奈何江家主人就是不让他进祠堂。

「偷偷进去。」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一点点地不开心,伸手指了指莲花坞的方向。

「走!」魏无羡朝蓝忘机吐了吐舌头抬脚就走。

这天下,还没有什么地方是我进不去的。

乱葬岗都成了自己的老窝,还有什么可怕的。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