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lumo

墨白 独立小桥段

这次是攻!!姓步名鸠!!

步鸠季且期 cp名叫什么好呢嘎嘎

啾唧如何

哈哈哈哈哈哈哈



鬼林之事后,步鸠被送回了家。
当然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只不过双亲已经不在了。
鬼林里发生的一切他只有一星半点的记忆,倘若是有一点碎片都是可以拼起来的,可是没有。
他甚至不记得之前的七八年在皇宫里干了什么,端茶倒水?清扫宫闱?记不清了。
再有印象的就是自己准备牌位前的贡品的时候不知为何多准备了一份。
为谁准备的?他姓甚名谁?相貌如何?
为什么自己知道是他?
为什么心里总觉得缺了一块?
无解。
至于几年后他行走江湖行侠仗义不慎被小人所害那身白衣挥剑救下了他,他看着对方脸上盖住双眼的重重白纱,他都只是觉得似曾相识。
是不是在生命中过去的好几年,身边都有这样一身白衣都有这样一个眼蒙白纱的人。
“在下步鸠,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白衣少年剑术高超,他认得他的剑法,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他,只凭着白衣身上挥之不去的药香似乎勾起诸多纷繁复杂的往事。他撑着剑站起来念出这样老套的语句,脑中仍在努力回想。
“不过......在下是否与阁下相识?”
那白衣剑入鞘欲转身离去,听得他这么一句,身形顿了一下。
他没有转回来。
“如若相识,阁下又怎会不记得。怕是认错了罢。后会有期。”走前却摸出一瓶药扔给了他。
他负着一身伤,攥着陌生人留下的药瓶看着他只身离去的背影发愣,原是想要跟上去的,却停住了。
见过吗?认识吗?贸然跟上未免太鲁莽。
就停了一下,白衣的身影就再也看不见了,步鸠觉得所谓的后会有期,都只是一句敷衍的客套,不会再见了。
谁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直觉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