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lumo

白膑邪教」妖精王x原皮 略吸血鬼伯爵邦x妖精王膑(五)

没有多久他们就站在小山头看到了那绵延不断的长城,这是他们的目的地。

“李白哥哥,长城的守护者现在还有谁?”孙膑紧了紧抓住李白衣角。

“木兰、百里兄弟、苏烈、铠,还有……”李白顿了顿。

“还有谁?”孙膑偏了偏头。

“我。”李白无奈的笑笑,自己擅离职守说出来还真的丢脸啊。

“那……如果有一天长城外爆发战争长城需要你,你还会回来吗?”

“当然。”李白看向了远方,“长城,是收留我的地方,我当然不会弃他不管,我一定会回去,只不过不是现在。”

孙膑跟着李白的步伐继续向前走,他记得从前长城守卫军还有一位,只不过不在李白列出来的名单里。

这些,都不重要吧。

对啊,不重要啊,重要的是李白哥哥就在自己的身边并且他们未来的方向已经很明确了。

 

“花花!”李白踏进那个院子就是吼,“我们回来吃饭啦!”

“李白哥!”红色的身影冲向了进门的人。

“好了好了玄策下来吧,李白难得回来你还这么折腾人家。”守约的声音还是如同以前一样好听呐。

“哟李白你还知道回来啊!”花木兰坐在那张桌子前面看着新的消息没有给李白正眼。

“诶呦……花花我进门第一个找的就是你你居然这么冷淡。”李白把玄策从自己的脖子上解下来,“我们的铠哥呢,还有你相好呢?”

“师父出去打兔子了!”玄策在李白面前跳来跳去,“师父把大哥扔在了家里所以大哥还生气呢!”

话音未落一个杯子就砸到了玄策的头上。

“小屁孩谁让你说的!”

“噗。”孙膑忍不住笑出了声,长城守卫军不战斗的时候都是这么可爱的吗。

“puuuu~”

孙膑感觉到身后有人朝自己的脖子吹气,不知道是谁但是下意识地缩了脖子闭上了眼睛。

“高长恭你别欺负小孩子!”花木兰又是一个杯子砸向了看上去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杯子却停在了半空。

“诶呀花花我就想逗逗他嘛……”兰陵王无奈现身,一脸温柔的笑。

“李白这么久没有回来这次回来又带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孩子我怎么忍得住不逗他你说是不是?”

“李白!高长恭!我最后说一次我不叫花花!”花木兰额头青筋暴起,一脸忍无可忍,李白难得回来这么叫她就算了,这兰陵王还跟着一起捣乱!

 “好啦别生气了,吃饭了吃饭了都饿了吧。”守约从弟弟身后端着菜一盘一盘放在了桌子上,拿来了碗筷。



白膑邪教」妖精王x原皮 略吸血鬼伯爵邦x妖精王膑(四)

喜闻乐见的反应。

孙膑想。

两个人都不会尴尬,而又满足了两个人各自想要的。

“今天晚上吃什么?”李白看了眼天空便转头望向看着他的孙膑。

民以食为天。

“吃......喜欢吃的。”孙膑抿了抿嘴,自己对吃的还真的没什么挑剔,之前在伯爵府吃的和这几日跟着李白吃的饭菜可一点都不能比。

“那我们去长城吧,找花木兰和守约给我们做好吃的。”

长城守卫军是有自己的名字的,可是自己天性爱自由不乐意被禁锢在长城左右就偷偷溜到了这里,如今现在还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不禁觉得当初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不过,如果哪一天长城需要他他也义不容辞。

长城守卫军里的守约有弟弟玄策和军中大吃货铠,守约这个家庭主夫除了狙击手的工作还兼着厨师一职,他的手艺自己也尝过,是非常不错的。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好!”

白膑邪教」妖精王x原皮 略吸血鬼伯爵邦x妖精王膑(三)

李白躺在以前自己一个人习惯躺的草地上,叼着草根一嚼一嚼。

真的悠闲得很啊。

孙膑站在不远处看着小山丘上收留自己的人。

“李白哥哥。”孙膑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李白,不管他听到自己的言辞之后的反应会是什么样子。

“欸?伯灵啊......”李白看到金灿灿的孩子便吐掉了嘴里的东西,坐了起来。

在小孩子面前还是要有作为哥哥的样子。

“想好了?”李白没有看向孙膑。

“嗯......”孙兵抖了抖翅膀,“我昨天仔细想了想,我从刘邦的伯爵堡里跑出来,直到遇见了你我才有了除了刘邦之外第一个认识的、可以依靠的人。”

李白没有吭声,想听小家伙到底想说什么,话听一半不下定论是李白一直遵循的准则。

“如果李白哥哥不嫌麻烦,我想跟着你......”孙膑迟疑了一下,紧接着说,“如果李白哥哥觉得我是个累赘的话我可以离开的!”

李白听到他的后半句话才抬头看着有点抖的孩子。

这是怕我抛弃他?

真像一只,被扔掉过的猫咪啊。

只不过这只猫咪,还没长大啊。

“没有觉得你是累赘的意思,你愿意跟着,我自然是开心的。”




这几天南安也开学了,升上高二加上自己选科的特殊高二高三都会很忙orz所以现在开始有机会就霸占母上大人用来学习的电脑码文哈哈哈哈所以这样的话更新时间不定期,有时候很久没有更新也只是南安比较懒哈哈哈哈好的吧今天的文码完我也就去睡了,昨天晚上凌晨才躺下早上五点多又起来了QAQ现在要滚去补觉了。各位小天使们也早点休息,好梦。

白膑邪教」妖精王x原皮 略吸血鬼伯爵邦x妖精王膑(二)

 “小家伙挺能睡的嘛。”
李白坐在孙膑房间的房顶上从早上太阳刚升起来开始一直等着,而现在已经是中午了这孩子还没出房门不是睡觉是在干什么。 

“嗯......”金色地耀眼,让人很难不记住,小脑袋左右晃一圈就发现了在屋顶上的男人。

“李白哥哥早上好啊= =”

说完才注意到了太阳发现已经不早了。

“你之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李白带着孙膑到了一边的厨房,从锅里盛出已经半凉的白粥递了过去。

“没有阳光、没有让人安心的日子。”孙膑抖了抖身后的翅膀,喝了一口眼前的人为自己煮的粥,“总而言之,很不快乐。但是在逃出来之前也无能为力。”

“所以我收留你在某一种意义上是拯救了你?”李白抬手把孙膑脸旁的碎发拨到一边。

“嗯。”孙膑朝他笑了笑,“从某种意义上。”

“那以后就别走了,留在我身边吧。”

孙膑的眼神突然认真,让一直嘻嘻哈哈看起来自由自在的李白愣住了。

李白忘了了一件事情。

他自己本就是追逐自由的人,如今带上孙膑也就是说有了一个人的束缚,况且先不说李白的自由会不会被框住,孙膑会不会同意都是一个问题。

“请容我思考一下吧李白哥哥。”

“好。”

白膑邪教」妖精王x原皮 略吸血鬼伯爵邦x妖精王膑(一)

别......不要!不要过来!
金发。
锁链的响声,被锁住的右手。
黑暗中那双血色的瞳孔是孙膑全部的恐惧。
脖颈侧的血洞总是好了再有好了再有,长久地留下了印记。
“伯灵。”
那个可怕的声音。
“你今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
冰凉的指尖触及的每一处都引的他颤栗。
“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撑不住的伯灵。”
吸血鬼的食物清淡到没有味道,进食对他现在的身体都是痛苦。
“刘邦......放......我走......”
从额头滑下的手停在脖颈处,听到这几个字那只手就猛地收紧,掐得他不能呼吸。
“说了多少次了,叫我阿季。”
他似乎很喜欢这样,在他感觉快要死的时候吞食他的血液,看着他昏厥,脸色苍白。

很幸运,刘邦长时间的旅程让他有机会养足精神逃脱。
流浪的日子很短暂,在他不慎跌倒的时候,那个人拉住了他。
“哪里的小孩子?这么调皮。”
抬眼,棕色的短发干净利落,蓝色的眼睛好看得让他移不开眼。
这种视线碰上就移不开的感觉.......初恋?
“我......”
“我叫李白字太白,人称剑仙【王者荣耀设定】。”他笑起来也很好看。
“我叫孙膑孙伯灵......”
通了姓名,求他带自己走那人也就同意了。跟着他回到他的庭院,被指定了一间屋子简单收拾一下就住下了。
“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隔壁。”他指了指旁边的屋子,就隔了一堵墙。
许久没有定心睡一觉了,一觉昏沉睡到第二天的艳阳高照。醒来的时候脑袋都是沉的。

双兰 暗隐猎兽者x水晶猎龙者(最后的六)

花木兰蹑手蹑脚摸到背对着她睡的兰陵王,伸脖子确认兰陵王的确是睡着了。
嘿嘿,高长恭没想到你也有被我阴的一天吧蛤蛤蛤!
悄悄伸手摸到了他的面甲,刚准备用力卸下来就被兰陵王一把抓住了。
“怎么了?晚上不好好睡觉想做什么呢。”
花木兰嘿嘿地尬笑两声乖乖躺了回去。
“就想好好看一眼嘛……”
“一眼?”兰陵王躺平,“我怕你看了之后会直接打碎我的面甲对我吼:你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要带面罩!”
兰陵王双手枕在脑袋后,翘起了二郎腿。
“真的?这么自恋?”花木兰笑着敲了敲兰陵王的胸甲。
“算了算了,反正以后也会见的,今天晚上就不闹了,早点休息明天一早你还要赶去长城。”
“晚安高长恭。”
“晚安花花。”

花木兰第二天醒来就像自己想的那样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可唯一和想象中不同的是——
离洞穴不远处的大片血迹。

高长恭,你绝对不可以出事。

双兰 暗隐猎兽者x水晶猎龙者(五)

“怕你想不开。”兰陵王耸耸肩。
“姐怎么会想不开。”花木兰和他站在一起,马尾被大风吹起,“这世界上啊!还有很多很多的龙在等着姐征服啊!”
兰陵王看着她突然喊了起来,冲着空荡荡长河,笑了笑。
“那我岂不是不用担心了?那我走咯。”
“姐请你吃龙肉如何?”花木兰看着兰陵王转身就要走一把拉住了男人,偏了偏头笑的开心。
“好。”

“人生就应该如此啊!”花木兰吃饱喝足一脸幸福地躺在草地上舒展身体,“你吃的开心吗?”
“还行。”兰陵王重新戴上了面罩。
花木兰突然睁大了眼睛,坐了起来,前面只顾着吃,居然忘了端详一下难得摘下面罩的兰陵王。
“高长恭!别带面罩!让姐看一眼!!”
兰陵王的眼神又变回了初见她是的桀骜不驯,才不听她的,咔哒一声扣上了面罩。
“你这小子!”
“怪我咯?”
“哼!”花木兰佯怒。
“好了,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
“或许,以后长城能再见到。”
“是这张招募令吗?你真的打算去?”花木兰随手抽出夹在兰陵王腰饥的牛皮纸。
“钱不少,总比现在当猎兽者和你一起有了上顿没下顿好。”
“好吧,那我也不留你,”花木兰指了指脑袋上方的星空,“陪我休息一晚上再走。”
兰陵王就这么躺下,看了一会,翻了个身就准备睡去。

这人……不会真的以为我会这么放过他?

双兰 暗隐猎兽者x水晶猎龙者(四)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听我的故事呢?”兰陵王被花木兰这么一整天絮絮叨叨在耳边不肯停心里有点烦,“为什么不想跟我讲讲你的故事呢?”

“........”花木兰抿了抿嘴唇,没有再说话。

她总是这样的毛病,一旦觉得自己和对方熟悉之后就喜欢掏心掏肺各种话唠不肯停,知道这样不好但是......兰陵王似乎又是和熟悉的人不一样的感觉。

很安心。

不会因为和自己是差不多的同行就彼此敌视或者怎样,和他合作打龙也是不用像自己孤身一人一样担心背后。

“对不起......”花木兰笑了笑,并不像之前那么开心,挠了挠脸,“这几天打扰你了......我......还是一个人比较好......”转身就离去。

这是,被伤到心了?

传说中的水晶猎龙者,这么脆弱?


兰陵王可以轻松隐藏自己的身形不让人发现,此时他正微扬着嘴角站在高处看着花木兰自己一个人坐在刚才杀的龙边上,看着河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还以为这个小姑娘会从那天开始颓废的呢。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这个水晶猎龙者还真的名不虚传。

花木兰觉得河面被夕阳映照地有点刺眼,揉了揉眼睛。

有谁......在看着我?

花木兰撇了撇嘴,往自己感觉可疑的方向瞄了一眼。

兰陵王在胸前环抱的双手一紧,心里暗道不好。

这小丫头这么敏锐?

花木兰撅起了嘴,抱着膝头将下巴磕在了上面。

呼——

兰陵王悄悄出了口气,再睁眼小姑娘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龙还在原地。

??

兰陵王有点懵,她去哪了动作这么迅速。

“呼~”耳边一阵风。

“诶......”兰陵王无奈地现了形,“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还没问你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呢。”


双兰 暗隐猎兽者x水晶猎龙者(三)

“喂诶......”花木兰踩着大龙的尸体试图用长刀把獠牙砍下来,”我说你欠我爪子你就只给我爪子吗?“

”你又没说别的........“兰陵王一刀砍下了大龙的的尾巴,”你拿别的我也不介意。“

”哇你这个意思就是你还不允许我分龙咯!“花木兰白了他一眼,“想当年姐在王者峡谷的时候所有的龙都是姐的,哪轮得到你们这种小屁孩来抢啊。”

“可是你现在已经不在王者峡谷了,况且,就算现在回到王者峡谷我也是一名猎兽者。”

花木兰默默地闭了嘴,趁着兰陵王背过身去提起长剑吓人一样朝他举起来挥了挥。

哼姐想要的龙还没有要不到的。

“长恭,你为什么不摘掉面罩啊。”花木兰坐在溪边的大石头上清洗着因为分龙溅到的血液,“天天戴着面罩也没见你吃很多东西,肌肉倒是不少......闷不闷啊?”、

“不。”兰陵王拿着花木兰砍下来的龙牙浸在冰凉的溪水里让水流慢慢冲掉龙牙上的血肉,“你别跟我说你也对我面罩底下的样子很好奇。”

“当然会好奇啊,我又不是和尚。”花木兰脱掉了靴子双脚泡进了溪水,“你要泡一会吗?提神解乏的好方法噢。”

兰陵王看了她一眼:“在古代女子是不能露足的,这习惯你这么快就忘记了?”

“诶呀,那是之前代父出征吗......况且现在我们又不是在古代,在这个满世界都是打杀的地方这样必要的休息还是难得可以享受一下的。”

“........”

“高长恭,我想听你的故事。”花木兰双手后撑,认真的看着继续清洗龙爪子的兰陵王。

“我没有故事,比起我,你的故事应该更吸引人你说是不是?”兰陵王把清晰好的东西放在了自己身边不远处,左手扣住右手上的锋利刀刃微微一用力卸了下来。

“你可是兰陵王啊,怎么会没有故事?”花木兰看着兰陵王仔仔细细地把刀刃上的血迹在草上蹭干净再放进水里一点一点洗,“说说以前你和你的那些女人的风流事呢?姐挺想听的。”

“你是不是很缺爱啊。”

兰陵王没有看她,仿佛这句话不是他说的。

“小子你是不是欠揍。”

“并不。”

双兰 暗隐猎兽者x水晶猎龙者(二)

“打龙吗?”兰陵王和花木兰背靠背休息了一晚上养了养精神,正事还是要做的,“大的那种。”
“好好好!”花木兰眼睛一亮。
“等等,为什么是和你一起打?”花木兰一拳打在石壁上,“你上次还欠我两只龙爪子!”
“那这次把爪子给你咯。”
“喂诶!”
“走啦。”
花木兰看着兰陵王背后的龙翼披风甩啊甩,撅了撅嘴跟了上去。

龙,可不能拱手让人。

“花花,找龙去。”
“啥!你兜兜转转大半天我以为你知道龙穴在哪的!”
黑人问号.jpg
“知道龙穴在哪我跟着你干嘛……”
“蛤?!”花木兰一脸震惊,“高长恭你不会傻了吧……”
“大概吧。”

兰陵王就看着花木兰像知道味道的小猫咪左看看右闻闻,一路摸索找到了新的龙穴。
真的……挺好用的。

龙类定位GPS√

“来吧!大干一场吧!”
“我会给你留爪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