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lumo

白膑邪教」妖精王x原皮 略吸血鬼伯爵邦x妖精王膑(五)

没有多久他们就站在小山头看到了那绵延不断的长城,这是他们的目的地。

“李白哥哥,长城的守护者现在还有谁?”孙膑紧了紧抓住李白衣角。

“木兰、百里兄弟、苏烈、铠,还有……”李白顿了顿。

“还有谁?”孙膑偏了偏头。

“我。”李白无奈的笑笑,自己擅离职守说出来还真的丢脸啊。

“那……如果有一天长城外爆发战争长城需要你,你还会回来吗?”

“当然。”李白看向了远方,“长城,是收留我的地方,我当然不会弃他不管,我一定会回去,只不过不是现在。”

孙膑跟着李白的步伐继续向前走,他记得从前长城守卫军还有一位,只不过不在李白列出来的名单里。

这些,都不重要吧。

对啊,不重要啊,重要的是李白哥哥就在自己的身边并且他们未来的方向已经很明确了。

 

“花花!”李白踏进那个院子就是吼,“我们回来吃饭啦!”

“李白哥!”红色的身影冲向了进门的人。

“好了好了玄策下来吧,李白难得回来你还这么折腾人家。”守约的声音还是如同以前一样好听呐。

“哟李白你还知道回来啊!”花木兰坐在那张桌子前面看着新的消息没有给李白正眼。

“诶呦……花花我进门第一个找的就是你你居然这么冷淡。”李白把玄策从自己的脖子上解下来,“我们的铠哥呢,还有你相好呢?”

“师父出去打兔子了!”玄策在李白面前跳来跳去,“师父把大哥扔在了家里所以大哥还生气呢!”

话音未落一个杯子就砸到了玄策的头上。

“小屁孩谁让你说的!”

“噗。”孙膑忍不住笑出了声,长城守卫军不战斗的时候都是这么可爱的吗。

“puuuu~”

孙膑感觉到身后有人朝自己的脖子吹气,不知道是谁但是下意识地缩了脖子闭上了眼睛。

“高长恭你别欺负小孩子!”花木兰又是一个杯子砸向了看上去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杯子却停在了半空。

“诶呀花花我就想逗逗他嘛……”兰陵王无奈现身,一脸温柔的笑。

“李白这么久没有回来这次回来又带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孩子我怎么忍得住不逗他你说是不是?”

“李白!高长恭!我最后说一次我不叫花花!”花木兰额头青筋暴起,一脸忍无可忍,李白难得回来这么叫她就算了,这兰陵王还跟着一起捣乱!

 “好啦别生气了,吃饭了吃饭了都饿了吧。”守约从弟弟身后端着菜一盘一盘放在了桌子上,拿来了碗筷。



白膑邪教」妖精王x原皮 略吸血鬼伯爵邦x妖精王膑(四)

喜闻乐见的反应。

孙膑想。

两个人都不会尴尬,而又满足了两个人各自想要的。

“今天晚上吃什么?”李白看了眼天空便转头望向看着他的孙膑。

民以食为天。

“吃......喜欢吃的。”孙膑抿了抿嘴,自己对吃的还真的没什么挑剔,之前在伯爵府吃的和这几日跟着李白吃的饭菜可一点都不能比。

“那我们去长城吧,找花木兰和守约给我们做好吃的。”

长城守卫军是有自己的名字的,可是自己天性爱自由不乐意被禁锢在长城左右就偷偷溜到了这里,如今现在还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不禁觉得当初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不过,如果哪一天长城需要他他也义不容辞。

长城守卫军里的守约有弟弟玄策和军中大吃货铠,守约这个家庭主夫除了狙击手的工作还兼着厨师一职,他的手艺自己也尝过,是非常不错的。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

“好!”

白膑邪教」妖精王x原皮 略吸血鬼伯爵邦x妖精王膑(三)

李白躺在以前自己一个人习惯躺的草地上,叼着草根一嚼一嚼。

真的悠闲得很啊。

孙膑站在不远处看着小山丘上收留自己的人。

“李白哥哥。”孙膑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李白,不管他听到自己的言辞之后的反应会是什么样子。

“欸?伯灵啊......”李白看到金灿灿的孩子便吐掉了嘴里的东西,坐了起来。

在小孩子面前还是要有作为哥哥的样子。

“想好了?”李白没有看向孙膑。

“嗯......”孙兵抖了抖翅膀,“我昨天仔细想了想,我从刘邦的伯爵堡里跑出来,直到遇见了你我才有了除了刘邦之外第一个认识的、可以依靠的人。”

李白没有吭声,想听小家伙到底想说什么,话听一半不下定论是李白一直遵循的准则。

“如果李白哥哥不嫌麻烦,我想跟着你......”孙膑迟疑了一下,紧接着说,“如果李白哥哥觉得我是个累赘的话我可以离开的!”

李白听到他的后半句话才抬头看着有点抖的孩子。

这是怕我抛弃他?

真像一只,被扔掉过的猫咪啊。

只不过这只猫咪,还没长大啊。

“没有觉得你是累赘的意思,你愿意跟着,我自然是开心的。”




这几天南安也开学了,升上高二加上自己选科的特殊高二高三都会很忙orz所以现在开始有机会就霸占母上大人用来学习的电脑码文哈哈哈哈所以这样的话更新时间不定期,有时候很久没有更新也只是南安比较懒哈哈哈哈好的吧今天的文码完我也就去睡了,昨天晚上凌晨才躺下早上五点多又起来了QAQ现在要滚去补觉了。各位小天使们也早点休息,好梦。

白膑邪教」妖精王x原皮 略吸血鬼伯爵邦x妖精王膑(二)

 “小家伙挺能睡的嘛。”
李白坐在孙膑房间的房顶上从早上太阳刚升起来开始一直等着,而现在已经是中午了这孩子还没出房门不是睡觉是在干什么。 

“嗯......”金色地耀眼,让人很难不记住,小脑袋左右晃一圈就发现了在屋顶上的男人。

“李白哥哥早上好啊= =”

说完才注意到了太阳发现已经不早了。

“你之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李白带着孙膑到了一边的厨房,从锅里盛出已经半凉的白粥递了过去。

“没有阳光、没有让人安心的日子。”孙膑抖了抖身后的翅膀,喝了一口眼前的人为自己煮的粥,“总而言之,很不快乐。但是在逃出来之前也无能为力。”

“所以我收留你在某一种意义上是拯救了你?”李白抬手把孙膑脸旁的碎发拨到一边。

“嗯。”孙膑朝他笑了笑,“从某种意义上。”

“那以后就别走了,留在我身边吧。”

孙膑的眼神突然认真,让一直嘻嘻哈哈看起来自由自在的李白愣住了。

李白忘了了一件事情。

他自己本就是追逐自由的人,如今带上孙膑也就是说有了一个人的束缚,况且先不说李白的自由会不会被框住,孙膑会不会同意都是一个问题。

“请容我思考一下吧李白哥哥。”

“好。”

白膑邪教」妖精王x原皮 略吸血鬼伯爵邦x妖精王膑(一)

别......不要!不要过来!
金发。
锁链的响声,被锁住的右手。
黑暗中那双血色的瞳孔是孙膑全部的恐惧。
脖颈侧的血洞总是好了再有好了再有,长久地留下了印记。
“伯灵。”
那个可怕的声音。
“你今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
冰凉的指尖触及的每一处都引的他颤栗。
“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撑不住的伯灵。”
吸血鬼的食物清淡到没有味道,进食对他现在的身体都是痛苦。
“刘邦......放......我走......”
从额头滑下的手停在脖颈处,听到这几个字那只手就猛地收紧,掐得他不能呼吸。
“说了多少次了,叫我阿季。”
他似乎很喜欢这样,在他感觉快要死的时候吞食他的血液,看着他昏厥,脸色苍白。

很幸运,刘邦长时间的旅程让他有机会养足精神逃脱。
流浪的日子很短暂,在他不慎跌倒的时候,那个人拉住了他。
“哪里的小孩子?这么调皮。”
抬眼,棕色的短发干净利落,蓝色的眼睛好看得让他移不开眼。
这种视线碰上就移不开的感觉.......初恋?
“我......”
“我叫李白字太白,人称剑仙【王者荣耀设定】。”他笑起来也很好看。
“我叫孙膑孙伯灵......”
通了姓名,求他带自己走那人也就同意了。跟着他回到他的庭院,被指定了一间屋子简单收拾一下就住下了。
“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隔壁。”他指了指旁边的屋子,就隔了一堵墙。
许久没有定心睡一觉了,一觉昏沉睡到第二天的艳阳高照。醒来的时候脑袋都是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