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lumo

忘羡」小夫妻日常jwj

#情人节就让他们在祠堂把最后一拜拜了闹洞房吧#


魏无羡自然是熟悉莲花坞的,虽然温氏没落之后莲花坞也大变样。

像小时候一样翻墙而入,蓝忘机跟在他身后入了莲花坞。

「直接去祠堂?」蓝忘机看了一眼翻下墙就站在墙根东张西望的人。

祠堂的方向他是记得的。

「……」魏无羡沉默了一下,随即就觉得刚才自己的想法有点莫名其妙。

「直接去祠堂。」魏无羡冲着蓝忘机笑了笑,「去完祠堂去几个地方就走。」

蓝忘机点点头,跟着魏无羡沿着记忆中的路线一路走。

「师姐,我回来了。」魏无羡严肃了脸,在江厌离的牌位前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头。

蓝忘机没做声,陪着他一起跪了下来。

江叔叔,虞夫人,我带着他来补最后的一拜。

从今往后,就算江澄这小子不认我,我也死赖着算和你们一家人。

毕竟,我从小就在莲花坞长大。

「蓝湛。」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站起来。

魏无羡转向了蓝忘机。

应该没人会进来的吧。

魏无羡有些心虚。

但是还是在蓝忘机面前跪了下来,拜了下去。

蓝忘机怔住了,反应过来魏无羡什么意思就对着魏无羡拜了下去。

「魏婴不才,今后还请蓝湛多多海涵。」

蓝忘机听着魏无羡有点闷的声音晃了神。

他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不需要在意,可是这也是不小的挑战。

蓝氏双璧之一,断袖。

蓝忘机想了一下,用最快的速度在脑中回想从前读过的书,没有哪一行字告诉他应该怎么回答。

「蓝湛魏婴,永结同心患难与共。」

魏无羡接了下去。

他知道蓝忘机一天到晚只看正经书,成亲什么的从来都没想过。

接不上话的蓝忘机还真的少见。

「好。」

蓝忘机就说了一个字,就站了起来。

魏无羡站起来凑到蓝忘机面前。

「蓝湛你不会害羞了吧。」

蓝忘机没有移开视线。

「出去闹。」

蓝忘机抓起魏无羡的手腕就往祠堂外面拖。

「诶!蓝湛你轻点!」

忘羡」小夫妻日常jwj

小孩子努力看看那白袍男子的相貌确认是不是那个常被蓝启仁称赞的得意弟子蓝忘机,看清了真容却是手上一个不稳眼看脑袋就要着地。

魏无羡伸手给小孩子的脑袋当了缓冲,笑眯眯看着小孩子慌张爬起来对着两人恭恭敬敬鞠了个躬,乖巧地不像前面冲着魏无羡龇牙咧嘴的孩子。

「含光君……」

蓝忘机点了点头,魏无羡转头看他。

「含光君你去和蓝启仁说说,让他别这么罚弟子了吧,下次再碰上哪个大人物孩子摔着可不好。」

蓝忘机眨了眨眼,没想到魏无羡会在意这种小事情,蓝启仁一向教条他和魏无羡也不是不知道,当初因为魏无羡改变的惩罚方式延续到了现在,没有人想着要去改变,也没有人想过和蓝启仁那个老头子计较些什么。

姑苏蓝氏的规矩严是出了名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世家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云深不知处接受教育的很多原因之一。

「我想想。」

之后那个小孩还是继续回去倒立抄书了,不知道蓝忘机是怎么做到的,他居然成功说服了蓝启仁把倒立罚抄改了回去,只不过罚抄遍数加倍。

可能很多孩子依旧希望倒立着抄书吧。

那出去玩的一天,魏无羡坐在酒家喝完了一整壶天子笑,本来是想倒一碗给坐在对面吃菜的蓝忘机的,但是想到蓝忘机喝醉之后的样子——

算了算了,我还是安分点。

蓝忘机吃饱就一直坐在那里等着魏无羡喝酒,魏无羡看到了、注意到了,却并不想这种时候考虑他的感受。边吃边侃是魏无羡吃饭的习惯,碰到蓝忘机这堵墙壁也无奈,一个人左看右看硬是把一壶酒灌了下去。

「走?」蓝忘机掏出钱袋递给店小二结账。



「蓝忘机,我想回莲花坞。」魏无羡拉住了蓝忘机的袖子,蓝忘机的脚步停住了。

「可是江澄那小子看到我一定又会把我轰出去。」魏无羡想起上次在祠堂和蓝忘机还差最后一拜心里就痒痒,奈何江家主人就是不让他进祠堂。

「偷偷进去。」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一点点地不开心,伸手指了指莲花坞的方向。

「走!」魏无羡朝蓝忘机吐了吐舌头抬脚就走。

这天下,还没有什么地方是我进不去的。

乱葬岗都成了自己的老窝,还有什么可怕的。

忘羡」小夫妻日常jwj

时至今日,魏无羡仍然没有想起来自己被献舍重生之后是在什么样的情况喜欢上了那样的蓝忘机。

很荒谬。

却不得不承认是事实。

不管是在没有被蓝曦臣点醒记忆之前的各种撩拨,还是表白心意之后小夫妻的生活,可能都是夷陵老祖闻名以来从来没有的陌生情感。

喜欢?

明明自己重生之前万花丛中过不沾染一片花瓣,听到琴音却像是找到了回家的路从乱葬岗脱身一路追寻到了那白衣男人身旁。

「蓝二哥哥~」

「都说了别这么叫。」蓝忘机从书卷中抬起眼看着魏无羡。

「怎么了,不喜欢?」魏无羡坐在蓝忘机对面,嘴里叼着不知道哪里摘来的野花,「蓝二哥哥~」

蓝忘机没有再看他,眼前的人已经在他面前放肆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已经习惯。

只不过不想跟他一起闹。

「我说蓝湛,你最近真不打算出云深不知处了?」魏无羡把蓝忘机面前的砚台挪到自己面前,提起小小的石块在砚台上磨了起来,「整日待在这食不言寝不语的地方是真难受,还要时不时看蓝启仁的脸色,虽然我不在意吧但是看着终归是难受的。」

「所以?」蓝忘机手上没停,继续抄写着姑苏蓝氏的古籍。

「我们溜出去玩吧!」魏无羡右手托着脑袋看着低头写字的人。

「要去?」蓝忘机把抄好的纸放到一边晾着,「去哪?」

「去……」这一问问到了点子上,倘若是漫无目的的乱逛必定耗时耗心思,并不是蓝忘机不愿意陪魏无羡出云深不知处走走玩玩。

「想回莲花坞看看……」魏无羡撇了撇嘴,「但是江澄那小子定不放我进去。」

「还想喝天子笑了。」魏无羡一脸向往,不过想想之前被蓝湛藏起来的天子笑就有点笑不出来。

当时还真的是自作自受啊。

「那明天?」蓝忘机收拾起古籍,起身准备离开。

「好呀好呀!」魏无羡颠颠地跟了上去。


「诶蓝湛蓝湛,你看这里有个被罚的孩子嘿嘿嘿。」魏无羡饶有兴趣地蹲在了那个倒立写字的孩子面前。

与当年被罚的魏无羡差不多岁数的男孩,不是姑苏蓝氏的孩子,撅着嘴一脸不情愿地抄着蓝氏家训。

「你看什么看啦!」小孩凶巴巴地冲了魏无羡一句,本就是满腹牢骚正愁没地方发呢。

「蓝湛你看,他还挺凶哈哈。」魏无羡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蓝忘机。